圣冰诺·翼·月华

颜冰爵恋(3)

新人写文,希望大家喜欢。

本文中长篇,主cp爵冰,副cp庞莹(庞莹会在后一点出场,不要着急)

ooc预警,求轻喷
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知道你在赶我走,我的扇子先放你那里,我现在就走。”

  “为什么把扇子交给我?”冰公主自问明明和他没什么交集,只是在灵犀阁见过而已。

  “如果我没感觉错,你的仙力现在应该挺少的。更何况,你的右手已经快消失了吧。现在的你,真的有能力自保吗?”

  冰公主沉默了,颜爵说的没错,现在的自己已经大不如前。在自己仙力还没有恢复的这段时间内,仙境里随便一个圣级仙子都可以对自己造成伤害。

  “扇子上有我的千年之力,可以帮你尽快恢复。”

  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她可不相信颜爵会无缘无故对她这么好。

  “没什么。只不过,如果你不喜欢欠我人情,那就允许我以后叫你‘冰冰’吧,怎么样?”颜爵眼里的笑意更浓了。

  “好。”冰公主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一个称呼换千年之力简直太划算了。

  颜爵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,悠哉悠哉地离开了冰晶宫。

  出了冰晶宫,颜爵的眼睛转了转,自言自语道:“接下来去哪好呢?”想到刚刚在冰晶宫看到的一幕,做出了决定:“去小花的花海潮花圣殿逛逛吧。”

  颜爵刚来到花海潮花圣殿,就听到了灵公主希娜的声音。

  “不知灵犀阁的司仪来到我的领地,有什么事吗?”

  颜爵:“……”这句话真耳熟……

  “小花,你这样就不对了,没事就不能来这里吗?”颜爵一边说着,一边走向花海潮花圣殿最里面的那个巨大的金笼子,似笑非笑地看着躺在里面闭眼假寐的希娜。

  “我并不认为你会无缘无故来我这里。”希娜睁开眼睛,淡淡地望着颜爵。

  “说真的,我真不明白你只是被困住了心,形体明明可以出去,为什么还要待在这个笼子里。”

  希娜皱了皱眉,一脸不耐烦:“我乐意,如果你真的只是来闲逛的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颜爵见此,也不再和希娜闲聊了“小花啊,你知道冰冰身上的那个封印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“你怎么突然关心起冰公主了?”希娜觉得很奇怪,冰公主的性子冷淡,就算当初冰公主还在灵犀阁时,两人也没多大接触,颜爵怎么突然就对冰公主的事感兴趣了?

  听到灵公主的疑问,颜爵的脸罕见地红了,他有点不自然地说:“咳咳,这不关你的事,那个封印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据我所知,冰公主身上的封印有三个,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。”希娜一看颜爵就觉得有问题,不过她也不是太喜欢八卦,既然颜爵不想说,那她也不会去问。

  “就是我今天帮水水去给冰冰传话……”颜爵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“我觉得好奇,所以就来问你了。”

  希娜听了,叹了口气,摇摇头无奈地说:“水王子居然这样,真为冰公主感到不值。不过按你的描述,这应该是情绪封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情绪封印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希娜很无语:“你不是司仪吗?怎么这点事都不懂?

  冰公主为了冰晶川,与冰晶川融为了一体,她的一切都会影响到冰晶川。她的情绪太激动,冰晶川就会开裂坍塌,于是她就给自己下了一道情绪封印。”


【爵冰】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爵冰的中秋(虽然我觉得没什么中秋元素),可能还会有个小后续

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来预计要明天才能写完,但我没想到居然在亲戚家过节要那么久,现在还没回家,嘤嘤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笔渣+ooc预警,求轻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秋快乐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独自一人坐在冰座上,用手撑着头,释放出仙力在冰晶宫内下雪。

  至于为什么下雪?

  作为一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仙子,冰公主淡定地表示:当然是为了数雪花来打发时间!

  “好无聊啊!”冰公主下了一次又一次的雪,数了一次又一次的雪花,耐心早已被消磨殆尽了,却又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做的。

  在冰公主准备数第一万次雪花的时候,冰晶宫迎来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——颜爵。

  “冰冰,有没有想我?”颜爵邪魅地笑了。

  冰公主看着眼前的颜爵,难得的没有去理会他。看着颜爵的两只耳朵和脸上的笑容,她的眼睛瞬间亮了。

  颜爵这副模样真的好像一只狐狸!

  作为一个有着不老少女心的仙子,冰公主觉得颜爵这样真是太可爱了!

  她从冰座上走下来,想伸手揉揉颜爵的脑袋,却发现自己的手要身高才能摸得到。

  “颜爵,把头低下。”

  颜爵乖乖地听话把头低下了,冰公主伸手揉揉颜爵的头发,又捏了他的耳朵,满意地走回冰座上。

  “所以,你怎么来了?”冰公主这才进入正题。

  “当然是接你去人类世界玩啊。”顺便过一下二人世界。

  不得不说,颜爵的心思隐藏得很深,纯洁的冰公主完全没有看出来:“我才不要,人类世界很脏的。”

  语气里带上了一点连冰公主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撒娇的味道。

  颜爵劝道:“去吧,你不是很无聊吗?人类世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呢!”

  冰公主一听,立马像个孩子一样笑了,对颜爵说:“好,快走吧。”

  颜爵被冰公主明亮的笑容晃花了眼,冰公主见他没反应,喊了颜爵几声他才反应过来。

  颜爵暗暗发誓一定要守护好这个笑容。他打开灵犀之门,带着冰公主到了人类世界。

  一到人类世界,冰公主就释放了一些冰晶,用来降低自己周围的温度。

  颜爵见了,在自己和冰公主的身上施下隐形魔法,拉着冰公主在街道上慢慢地走着。

  街道上人来人往,正值中秋佳节,许多小孩手里都拿着一个灯笼,到处都有商店在贩卖灯笼和蜡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看着看着,目光突然被一个商店里卖的兔子灯笼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停下脚步,拉了拉颜爵的手,指着那个灯笼说“颜爵你看,那个好可爱!”

  “你很喜欢这个灯笼吗?”颜爵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它叫灯笼吗?它真的好可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颜爵摸了摸冰公主的头:“那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,不要乱跑,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颜爵离开后,冰公主乖乖站在原地,在心里默默吐槽:“我已经不小了,颜爵居然还把我当小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耳边传来颜爵的声音:“只有小孩才会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的脸顿时红透了:“颜爵你、你居然又偷听我的想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颜爵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他把手中的灯笼递给冰公主:“是我不好。喏,这个给你当赔礼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接过灯笼,这才发现颜爵刚刚拿着她刚刚看着的兔子灯笼。她故意扬起下巴:“看着这个的份上,本公主就原谅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颜爵摇了摇手里的扇子:“那小生就多谢公主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拿着手里的灯笼,看来看去的爱不释手。知道冰公主讨厌热量,颜爵还十分贴心地没把蜡烛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在街上走了一段时间,拎着新得的兔子灯笼,她的目光又被街上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给吸引了。这次,她边走边看,但视线没有离开过那些霓虹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喜欢灯吗?”看见冰公主一直看着霓虹灯,颜爵忍不住问道。

  冰公主摇摇头:“我只是在感叹,恐怕就连光仙子白光莹,也造不出如此花样繁多的灯。但这些灯和人类,都让我感觉太过于喧闹浮躁了。”

  颜爵挑了挑眉,对冰公主说:“我倒是有一个办法,能让你静静地看这些灯。”

  说着,颜爵一只手揽着冰公主的腰,带着冰公主飞到了市区附近最高的那座山上。他在冰公主耳边轻轻说:“这样,你就可以静静看那些灯了。”

  冰公主看着眼前那座灯火通明的城市,由衷地对颜爵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颜爵明知故问: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公主俏皮地眨了眨眼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谢谢你,带我来人类世界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谢谢你,送我这兔子灯笼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谢谢你,一直在身边陪我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谢谢你,颜爵。

  颜爵看着冰公主,对他而言,世上的一切都比不上眼前这个女孩在她心中的分量。

  “感谢就不必了,你要真想谢谢我,就答应我一件事吧。”

  冰公主疑惑地转过头来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  颜爵在冰公主的脸上亲了一下,在冰公主惊讶的目光下说道:

  “做我的女朋友。”

颜冰爵恋(2)

新人写文,希望大家喜欢。

本文中长篇,主cp爵冰,副cp庞莹(庞莹会在后一点出场,不要着急)

ooc预警,求轻喷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冰公主如同断翅的蝴蝶从空中掉下来,她已经没有力气来施展魔法接住自己了。她闭上眼睛,感受着身体的下落,做好了摔在地上的准备。

  “阿冰,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

  耳边传来一声关切的问候,冰公主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  她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满身花花绿绿的颜爵。

  作为冰雪的守护女神,她所喜爱的自然是像冰雪一样简单纯洁的颜色,颜彩状态下的颜爵,着实看得不太顺眼。

  “还是墨白状态的颜爵好看,颜彩状态的他有点刺眼。”冰公主在心里默默说。

  “喔,是吗?”颜爵一脸似笑非笑地问。

  “你!又偷听我的心声!把我放下!”冰公主懊恼自己居然忘记了颜爵的能力,发现自己还被颜爵抱着,脸不由得有些红。

  但冰公主不知道,她的这副模样在颜爵看来简直太可爱了,阿冰这么可爱的一面可不多见啊:“不放,就你现在这状态,连站都站不稳。”

  冰公主听了,用全身的力气挣脱了颜爵的怀抱。然而,她忘了自己还没有到地面上。一挣脱,她就再次掉了下去。

  “小心!”颜爵伸手环住冰公主的腰,然后把缓缓降落到地面,把冰公主放下。

  冰公主站在地上,果真如颜爵所说,连站都站不稳。她摇摇晃晃地向冰晶宫走去,并没有理会颜爵这个“入侵者”。

  颜爵跟着冰公主一起走向冰晶宫,看着冰公主摇摇晃晃的身影,他几次想上去扶她,都被她那冰冷的目光给制止了。

  两人就这样回到了冰晶宫,冰公主坐上自己的冰座,一手撑着头,霸气侧漏地俯视着颜爵,若不是脸色依旧苍白,根本就认不出这是刚才摇摇欲坠的冰公主。

  冰公主用她那仿佛漠视一切的声音问:“我已经不是灵犀阁的成员了,不知灵犀阁的司仪来到我的领地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颜爵打开自己手中的扇子,嘴角勾起,一脸“人畜无害”地说:“没什么,只不过水水让我来传个话而已。”

  “他说了什么,他为什么不自己来。”他是不是已经不想再见到我了……

  颜爵见此,嘴角的弧度更大了。果然,能牵动冰公主情绪的就只有她的冰川和水水了。不过,想到水王子让自己传的话,颜爵为冰公主感到不值:“水水要我告诉你,要乖乖待在你的冰晶宫,不要去人类世界闹事,更不准伤害人类,特别是那群叶罗丽战士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冰公主用手捂着脸,笑出声来,那笑声是那么的凄凉,“哥哥,果然我这个妹妹在你心中没有半点地位。”泪水顺着冰公主的脸庞滑下。此时的她,就像一个被主人抛弃的玩偶。

  随着冰公主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,冰晶宫外的冰晶川开始再次坍塌。

  冰公主为了减少人类世界冰川融化对冰晶川的伤害,与冰晶川融为一体,她的一切都可能影响到冰晶川。

  只要冰晶川还在,她就不会完全消失;但如果冰晶川被毁坏,她也会受到伤害。

  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  冰晶川的坍塌,提醒了冰公主。她凝聚目前所能凝聚的全部仙力,把它们注入自己心脏的封印。

  冰公主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,冰晶川也停止了坍塌。她这才看向颜爵,他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。

  冰公主不知道,自己刚刚的行为给颜爵带来了多大的震撼。

  放眼整个仙境,被下封印的仙子有很多,但自己封印自己的仙子,两只手都数得过来。更何况是在自己的心下封印,这得有多狠啊!

  “颜爵,你还有事吗?”没事你就可以走了。

月华是初三党,要准备中考,开学后不定时更新,但一定不会弃坑。

执念

人物归玄色,ooc归我

求轻喷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比起哑舍里的其他古董,长命锁可以说是很早就老板身边的了。从秦朝灭亡,老板寻找扶苏转世开始,它就一直想问老板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天,扶苏的又一个转世死亡了。在老板把它拿回哑舍时,它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:“上卿大人,你究竟为什么会一直这样找大公子的转世呢?明明转世后的人已经不再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老板停下脚步,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聪明如他,自然知道转世的人不再是那个扶苏,那个如玉的大公子了,但还是忍不住去追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因为想再看到大公子笑语盈盈的样子?

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因为想再听到大公子唤自己一声“毕之”?

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因为想再碰到大公子那个温暖的怀抱?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只是一份执念罢了。”


《尘嚣》

w叶星w:

“明月清风晓星尘,傲雪凌霜宋子琛。”


薛洋毁了十二分温柔,又凭什么得到三分怜悯。——题记



“童年,成长经历,家庭背景,社会关系,创伤……


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,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,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、乃至于原谅他们,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,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,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,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——


我们只是在给自己、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——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。”——priest《默读》简介


受害者变成施暴者,从来都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。


薛洋的悲惨,让我们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变成后来残忍任性轻贱生命的模样,但这并不是他肆意伤害其他无辜的人的借口。他的童年让他的罪行可以被理解——


但永远不配被原谅。


少年的薛洋真的很无辜,他弱小、卑微、悲惨,彼时他断下的一指背后埋藏着多少绝望?


但,尘世中挣扎求生的平凡人不无辜吗?平白无故被剜了双眼的宋子琛不无辜吗?白雪观仙风道骨的道长们不无辜吗?


不无辜的只有最后的那个薛洋。


他又哪里惨过那些人呢?


你说他受折磨,说来说去也不过那一指背后的沉重,他却还活着。所以他可以亲手报仇雪恨,甚至丧心病狂到祸及仇人的家人乃至世人。


别和我说手指没断在我身上我就不知道疼,我知道他疼所以我会心疼小时候无辜的薛洋,如果可以我希望他在那个时候能被温柔以待。


可他是断了指,不是被千刀万剐了!


从命薄如纸的普通人、一无所知的道长们,到生死都无法自己掌控、日日痛苦无力而无法摆脱薛洋的宋子琛,谁不比他惨呢?


况且断一指的仇他报复回去十倍百倍,我不能接受。


就好像“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”强调得也是等值的报复一样。这份报复重一些我可以接受,重上十倍百倍我绝不接受。


这就好像有人恶意地往乞丐身上扔了一打假钱,后来却被屠杀全家一样可怕。我好像无法称这种结果为“罪有应得”。这个人被杀我都可以接受,但屠杀满门……无法接受。


当然,反观“无辜”一词,我觉得无辜与否并不只在于手上是否沾染无辜者的鲜血,还在于是否出于本意,以及在做判断的人的身份。


所以我可以理解知情或不知情的被害者说盲眼的晓星尘有罪,但身为旁观者,在我眼中,他始终无辜,始终是那个明月清风的晓星尘。


那些人命的罪孽都是属于薛洋的。就好像你高高举起了刀然后松手,任凭它砍死了人,是不能去指责刀有罪的。


有罪的是握刀人。



杀人偿命,你从中听到的也许是理所当然,也许会觉得一命换一命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


但这四个字的背后,又藏着多少沉重与不堪呢?


就好像无人替白雪观的道长偿命一样。


薛洋都偿不过来。


听说古代实行连坐制度,还动不动诛九族的时候,你或许也曾觉得这太残忍了。那些一无所知的无辜人怎么就被杀了呢?那些清清白白没有过错的生命怎么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消逝了呢?


但轮到薛洋,你会找无数个理由为他“连坐”的逻辑辩护。你说谁谁谁也这么做过、他只是没有得到过温暖、他活成了晓星尘的样子啊!


不去细究处境、对象、原因和心态的不同,无论谁这么做了,这么做都是错的。


虽然他之前没得到过温暖,但也没有资格肆意摧毁别人的温暖。况且他还有机会去吃糖……宋子琛却再没有机会了。


至于活成了晓星尘的样子……


呵,别开玩笑了,不存在的。


薛洋从未懂过晓星尘是什么样子。


明月清风,说的是魂不是貌,是骨不是皮,是境界与风骨,不是欺骗与伪装。


而“懂”这一字,比“明白”更加深沉。懂不仅仅意味着能知道对方的想法与行为,更要发自内心地认同。


是的,薛洋非常善于揣测人心。所以宋子琛会三言两语被他扰乱心神,所以晓星尘会看不出薛洋的伪装之下潜藏着怎样的灵魂。


可他只会玩弄人心,却不曾选择走向光明。


“世界不曾待他温柔,而他是唯一待他温柔之人。”然而当晓星尘成为他的温暖,他自始至终都只想着囚住这份温暖。他只希望光明染尘,于是只能与他沉沦与深渊。他只会折断晓星尘的双翼,用谎言限制住他的天地。


我真的无法认同这种病态的占有欲是爱情。


晓星尘与他而言,就像是抢来的宠物猫一样。他会费尽心思地讨好他,却绝不允许他回家。他会因为一点点亲近开心好久,却也会不允许他看到外面的世界,生怕他一不留神就跑走了。


有人说,晓星尘对宋岚十分的好,宋岚有五分珍惜。可晓星尘只对薛洋五分好,他却十二分的珍惜,所以他喜欢薛洋。


不是的。


那只冰清玉洁的猫伸出爪爪拍了拍你,你就觉得非常幸福。这不叫珍惜,这叫过分解读。


而你要是为了让这只本属于别人的宠物猫只能拍你,将它关在家里。那也不叫珍惜,那叫极度自我的占有欲。


晓星尘说“放过我”,你听到了吗?


宋子琛的爱是未曾递出手的拂雪。


薛洋的“爱”是不惜一切的囚禁。


宋子琛从不希望晓星尘知晓,他曾经的至交好友为何成为霜华所指,从而联想到过去的剑下亡魂可能的真正身份。所以他宁可用生命去保守这个秘密。


而当年那一句沉痛而隐忍的“此生不必再相见”,怎么只能算作五分珍惜?里面藏着的情意,十二分都不止。


倘若你的爱人招致来祸患,导致你家破人亡、满门尽灭,你能够做到只说出一句,“此生不必再相见”吗?彼时,谁又能绝对冷静地不去责怪迁怒?有的人甚至可能一生都转不过来这个弯。理智,有时候极难支配情感的。


所以宋子琛,明明是那么温柔的宋子琛,和晓星尘一样温柔的宋子琛。


所以应该是:晓星尘对至交好友宋岚十二分的好,宋岚有十二分的珍惜。可晓星尘对“萍水相逢”的薛洋有三分好,他却不满足,生生毁了那十二分的情意,也要夺来晓星尘这个人,还假装是十分的珍惜。


那你要不要喜欢宋子琛?



薛洋这个人,甚至让我重新思考了关于孙悟空的一句话——“你问问你的佛,能渡苦厄,何不渡我。”


可彼时他闯东海抢走金箍棒,下地府涂改生死簿。大闹天宫,吃蟠桃、盗仙酒、偷仙丹,打出南天门,伤天兵天将无数,只是因为不服天庭,认为自己才应该是老大。


就好比你因为不谙世事所以觉得自己就应该是国家主席,于是打伤众多国务院成员【或者其他重要政府部门】,在北京四处搅和一样让人无法原谅啊。


罪过是客观存在的。


佛祖凭什么渡他?又拿什么渡他?


不渡他,便是在渡别人的苦厄。等他赎尽罪过,才配得上被佛祖同对待众生一样对待。


薛洋同理。


“你渡天渡地渡众生唯独不渡我薛洋


我晓天晓地晓众生唯独晓不晓晓星尘”


你活该啊。


他若渡了你薛洋,又拿什么去渡众生、渡宋子琛。


而你从未试图去晓,又谈什么知晓与否。


从头至尾,只有宋子琛,才晓晓星尘。



薛洋对晓星尘,从来都没有过爱。所以他可以轻描淡写地嘲讽宋子琛,说出“他眼盲?宋道长,你可别忘了,他眼盲是因为把眼睛挖给了谁啊?”


倘若真的爱,怎么能不心怀愧疚?


薛洋,你可别忘了,晓星尘自责到将眼睛赔给宋子琛,是因为谁啊?


因为他为了报复晓星尘,剜了他至交好友宋子琛的双眼,灭了宋子琛的师门。


“薛洋的小手指断了,月老的线缠不上他,所以今生只能独守一死城。薛洋没有小指牵不了红线,丘比特也帮不了忙。被丘比特射中的人会爱上第一眼看到的人,可道长他看不见。”


可纵然有千百根红线相牵,也大抵都在薛洋指向白雪观、指向宋子琛、指向无辜人的剑下被他一一斩断了。


这就如同晓星尘眼盲一样,他怪得了谁呢?都是他自己的罪过。


你说薛洋空守义城八年


最终身消道遣


盼不回一魂


那你能说出来


宋子琛身不由己口不能言


背负仇恨受制于人被迫堕落


作为任人驱使凶尸多少年吗


你都说不出来•ᴗ•


薛洋空守义城八年,等不来是理所当然的,等来才是天理难容。


他哪里有资格持有锁灵囊。


你看到了薛洋孤独终老的苦涩与悲伤,所以觉得宋子琛的打扰就是错误。


这和“你只是失去了一条腿,而紫菱失去的是爱情”何其相似。


道长只是没哭,没吵着要糖,没有露出挣扎而脆弱的模样,所以他的一切苦楚,从被灭师门、被剜双眼,死于至交剑下,间接导致晓星尘悲剧,成凶尸,到最后的孑然一身就被尽数忽略。


这真是,太可笑了。



“薛洋一生极苦,却嗜甜。”


所谓的“极苦”,比起宋子琛也没有多苦。


他当年尚可挣扎着生活、挣扎着变强的无能为力,远远不及宋子琛师门尽灭、受制于人、沉重而长久的力所不及。


谁苦,谁苦!



“薛洋的执念和宋岚的执念有绝对本质的区别。前者是汲汲营营地索取,因那个活着的个体能让自己得到满足,不顾对方的意愿,完全的私欲。


而后者,从后面宋岚说尸体火化,魂魄安养这句话,就可以判断出他对晓星尘醒来与否并没有那么看重和在意,因为在他心里,那个人,从未死去。


他不会企图从活着的晓星尘身上得到快乐与慰藉,当然他有这份私心,但得到与否是对方的选择,他永远尊重他,无论生前,或是死后;无论是对方的生前,或是死后。


他看重或在意的,一直都是如何去为对方付出更多,无论是为那个鲜活的人,还是飘零的残魂。”——引自LOFTER  laphell


“明月清风晓星尘,傲雪凌霜宋子琛”


霜华铭刻在晓星尘的剑上,而清风就藏在宋岚的名字中。


我若爱你


眼角眉梢  目光所及是你


朝思暮想  刻骨铭心是你


忘却生死  无言相护是你


孑然一身  独行世间是你


山川湖海我陪你看遍


直到无能为力的那天


这才是爱。


——END——


【后记】


发现我一激动就会疯狂写大长文,比写作文还认真。


会写这个主要是因为看到我那把魔道的扇子,就能想到某人扇子上配错配在忘羡图上的那两句“明月清风晓星尘,傲雪凌霜宋子琛”。


虽然我因为原著太虐还是没有去看原著,但这是我了解了多方资料/百科/文章,甚至看了几个吹薛晓的文之后才写的。我觉得在情节上,我知道的都是原著情节,没有问题。


当年认真粉上忘羡是因为一对bg情侣coser,他们给我的感觉很像我心目中的忘羡。所以既粉上了他们又更加粉上了忘羡和魔道。


可那个cos羡羡的小姐姐好像站薛晓。


我当时还不觉得有什么,因为完全不了解琛晓薛的故事。有了一些了解之后……就觉得一言难尽吧。


倒不至于上升到去质疑他们乃至所有薛晓粉的三观上,但我真的无法接受他们在吃的毒糖,建立在欺瞒、血腥与杀戮之上的毒糖,以及非常心疼宋子琛。


大概宋子琛就败在着墨太少了吧。


所以世人只知薛成美,无人记得宋子琛。


薛洋的一举一动都有人记得,一点点小细节都会被人关注,许多人会为他粉饰、为他心疼,甚至为他编织一个又一个有晓星尘的美好的未来。


有无数人会哭着喊着说洋洋不要哭,来吃糖。


又有几个人为宋子琛说过些什么?


直到我在那把扇子上看到宋子琛的名字,出于好奇查了一下他的故事,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冰魂雪魄、光风霁月的道长。


从前我甚至没听过他的名字,还以为薛晓是魔道的官方副cp【虽然吹得也差不多了】。我以为他们只是以悲剧结尾的一对命途多舛的恋人,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是如此一段强求来的畸形感情,从来都不知道还有一个无辜受累的宋子琛在里面遍体鳞伤。


直至今日【写文那天】,我甚至都找不到宋子琛和晓星尘的cp名叫什么【现在发现应该是“双道”】


我心疼过很多人,但总是最心疼那些本应该被放在心上却无人心疼的人。


于是我自己编了一个cp名——


琛晓,尘嚣。


都是光风霁月的人物,却无奈惹了尘嚣。


愿你们来生能在尘世之中清清白白的走上一遭,不再历尽劫数,终能实现理想。不会再有人孑然一身独行世路,而是有一白衣道长执霜华,一黑衣道长携拂雪,共赴天涯。


……


至今意难平,乃有此文。

颜冰爵恋(1)

新人写文,希望大家喜欢。
本文中长篇,主cp爵冰,副cp庞莹(庞莹会在后一点出场,不要着急)
ooc预警,求轻喷

           冰晶宫内,一名容貌清丽的女子坐在冰座上。身着蓝色裹胸长裙,裙摆颜色由深至浅,花纹为错落有致的蓝白色雪花,腰间束着冰晶雪花垂链,长裙内层为半透明镂空花纹,脚踏水晶鞋,双眸是湛蓝色,额中央镶嵌着冰蓝色的菱形冰晶。闪着荧光的银白色长发,在身后笔直垂至足踝,上面挂着冰晶链,发端戴着镂空晶蓝色的王冠。
  与她平常的装扮不同的是,长裙从无袖变为了长袖,她的双手也戴上了冰蓝色的长手套。
  冰公主坐在冰晶宫内的冰座上,一只手撑着头,另一只手放在膝盖上,双眼紧闭,仿佛已经进入了梦中。
  她梦见了自己的消失。从右手开始,她的身体一点一点消失,而且消失的速度还在不断加快,最终消失在了世间。
  “不!”
  冰公主从梦中惊醒过来,看着眼前熟悉的冰晶宫,她的心这才平静了下来。
       “我这是怎么回事,居然坐一会儿就睡着了,我的身体已经虚弱到这种程度了吗?”
  说着,她摘下了自己右手的手套。她的右手接近透明,如果不用魔法维持,她的右手就只可以看得到大概的轮廓。人类对冰川的破坏,使她的力量被削弱,身体也开始消失。就算用魔法,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。
  而那对手套和那条裙子,正是为了掩饰这一切。
  她看着自己接近透明的右手,突然想起了哥哥之前带自己去看的北极光。那极光如梦似幻,在夜幕的映衬下,真的很美。只可惜,不知道能不能再和哥哥一起看到那么美的极光了。
  冰公主戴上手套,走到自己的冰花园。冰花园内,只有晶莹剔透的冰花。放眼望去,都是白色和蓝色,不像灵公主的花海潮花圣殿圣殿一样缤纷多彩,冰公主的领地都是由这两种颜色组成的。虽然略微单调,却别有一番风味。
  冰公主左手一挥,地面上瞬间长出来一朵巨大的冰花,她坐在冰花上面,静静的欣赏着自己的冰花园和冰晶川。
  突然几声巨响,远处的冰晶川碎裂倒塌了一部分,再加上之前倒塌碎裂的部分,整座冰晶川已没了三分之一。
  “果然,还是到了这种程度了吗?”
  轻轻叹了口气,冰公主从冰花上缓缓站起,召唤出冰莲花飘在半空。
  作为这冰雪之源圣地冰晶川守护神,她当然不会对冰晶川置之不理。任由冰晶川的倒塌碎裂,只是为了更好地修复它罢了。
  她面对着冰晶川,湛蓝的双眼里满是哀伤。一首古老的颂歌的从她的口中缓缓唱出,每一个音符透着冰冷和悲伤。
  随着冰公主的吟唱,冰晶川开始慢慢恢复,她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。
  冰公主所唱的颂歌名为冰之颂,是寒夜之谣中的一个章节。寒夜之谣一共有三个章节:冰之颂、夜之曲、水之歌。因寒夜之谣的威力巨大,且需要消耗大量的仙力,所以三个章节被分开,分别保存在冰公主自己、水王子还有另一个人的记忆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至于另一个人是谁,冰公主自己也不知道。
       随着冰之颂的结束,冰晶川已经恢复成了一开始的样子,大量的仙力被抽离,虽然对冰公主来说不算什么,但还是让她一时间适应不过来。刚唱完歌,就再也维持不了冰莲花,从空中掉了下来。

自我介绍

嗯……介绍一下我自己。

大家可以叫我月华,小新人一枚。喜欢看书,也喜欢写文,但文笔不太好。

现在喜欢的cp主要有以下几对:

爵冰、庞莹(叶罗丽精灵梦)

吉漆(爵迹)

扶甘(哑舍)

藕饼(哪吒之魔童降世)

忘羡、曦瑶、双道(魔道祖师)